1. <dd id="4b9i9"><big id="4b9i9"><video id="4b9i9"></video></big></dd><tbody id="4b9i9"><pre id="4b9i9"></pre></tbody>
    2. <dd id="4b9i9"></dd>

      <th id="4b9i9"><track id="4b9i9"></track></th>
      首 頁 關于國信 服務項目 財經資訊 政策解析 稅收籌劃 最新政策 咨詢服務 國信動態 友好合作 聯系我們
      會員登陸
      郵箱登陸
      網站公告
      本地鏈接
    3. 國家稅務總局
    4. 中國注冊稅務師協會
    5. 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稅務局
    6. 山東省注冊稅務師協會
    7. 臨沂市人民政府
    8. 國家稅務總局臨沂市稅務局
    9. 友情鏈接
    10.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11. 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
    12. 中國稅務報電子板
    13. 中華會計網校
    14. 中稅網
    15. 查看新聞

      “甲供工程”業務的稅務稽查重點

      點擊:2876次 發布日期:2020年8月6日

      根據《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附件2《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有關事項的規定》第(七)項第2條的規定,甲供工程,是指全部或部分設備、材料、動力由工程發包方自行采購的建筑工程。“甲供工程”涉及到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的工程結算、發票開具、納稅申報等稅務問題。在“甲供工程”業務的稅務稽查實踐中,稅務稽查機關主要稽查以下兩個重點:一是三種假的“甲供材”業務的稽查;二是“甲供工程”中的發包方重復扣除“甲供材料”成本少繳納稅的稽查。建筑企業要規避稅務稽查風險,必須采用巧簽“甲供材”合同策略和對于含“甲供材”金額簽訂“甲供材”合同的工程結算采用“差額法”策略。


      “甲供材”工程的稅務稽查實踐中,稅務稽查機關主要稽查涉及“甲供材”的建筑施工合同、工程造價清單、采購合同、發票開具、工程結算、招投標文件等法律憑證。從中查出是否存在兩種假的“甲供材”現象而濫用甲供材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稅收優惠政策;槭欠翊嬖“甲供材”金額簽訂建筑合同的工程結算、發票開具少繳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土地增值稅等涉稅問題。
      一、三種假的“甲供材”業務的稽查重點
      (一)三種假的“甲供材”業務
      在建筑企業施工實踐中,一般納稅人的建筑企業為了享受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稅收優惠政策,往往存在以下三種假的“甲供材”業務:
      第一種假的“甲供材”現象:是指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簽訂的建筑合同中的“材料和設備供應”條款中約定:發包方(甲方)自行采購建筑企業施工中的某一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的材料、設備。發包方(甲方)進行了材料、設備的采購行為,但是發包方(甲方)購買的材料、設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與“甲供材”建筑施工合同中約定的“發包方(甲方)自行采購建筑企業施工中設備、材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不一致。
      第二種假的“甲供材”現象:是指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簽訂的建筑合同中的“材料和設備供應”條款中約定:發包方(甲方)自行采購建筑企業施工中的某一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的材料、設備。但是發包方(甲方)根本沒有從事設備、材料的采購行為,建筑施工中所需的材料、設備實際上全是施工企業自行購買。
      第三假的“甲供材”現象:是指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簽訂的建筑合同中的“材料和設備供應”條款中約定:發包方(甲方)自行采購建筑企業施工中的某一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的材料、設備。發包方(甲方)進行了材料、設備的采購行為,但是發包方(甲方)購買的材料、設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在本工程項目的工程造價清單中不存在。
      根據《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調整建設工程計價依據增值稅稅率的通知》(建辦標[2018]20號)的規定:按照《財政部稅務總局關于調整增值稅稅率的通知》(財稅[2018]32) 要求,現將《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做好建筑業營改增建設工程計價依據調整準備工作的通知》(建辦標[2016]4) 規定的工程造價計價依據中增值稅稅率由11%調整為9%。即建筑工程造價=稅前工程造價(裸價)×(1+9%=(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設備費用+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用+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管理費用+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合理利潤)×(1+9%)。基于此工程計價規則文件的規定,無論發包方還是建筑承包方購買建筑材料,都不影響工程造價。因此,“甲供材”一定是甲方(發包方)購買了計入工程造價的材料,設備和動力。如果甲方購買了沒有計入工程造價的材料、設備和動力,一定不屬于“甲供材”現象。
      當存在以上三種假的“甲供材”業務的情況下,建筑施工企業都選擇了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按照3%的增值稅征收率向發包方開具增值稅發票。
      (二)假“甲供材”業務的稅務稽查重點
      由于房地產企業和建筑企業的業務流程復雜,涉及的合同和其他法律憑證較多,稅務稽查部門在稽查假“甲供材”業務時,重點稽查以下涉稅資料。
      第一,稽查“甲供材”施工合同與“甲供材”采購合同。
      主要稽查“甲供材”施工合同中“材料或設備供應”條款約定的“發包方(甲方)購買的材料、設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甲供材”采購合同中約定的“發包方(甲方)采購設備、材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是否不一致。如果不一致則是假的“甲供材”業務。
      第二,稽查“甲供材”施工合同與發包方的工程造價清單。
      主要稽查“甲供材”施工合同中“材料或設備供應”條款約定的“發包方(甲方)購買的材料、設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是否在發包方提供的“甲供工程”工程造價清單里面。如果在工程清單里面,則甲方采購設備、材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與工程造價清單里面的設備、材料的型號、品種、規格和技術標準是否不一致。如果不一致則是假的“甲供材”業務。
      第三,“甲供材”采購合同與甲方“甲供材”的會計賬務處理。
      由于“甲供材”業務中的“甲供材”是甲方負責采購,所以“甲供材”的采購業務的會計核算在甲方,施工企業不進行“甲供材”采購業務的核算,只進行領用“甲供材”的領用登記手續。因此,稅務稽查機關主要稽查“甲供材”采購合同與甲方“甲供材”的會計賬務處理是否相匹配。
      二、發包方或房地產企業重復扣除“甲供材料”成本少繳納稅的稽查

      (一)招標環節中的兩種“甲供工程”現象

      將“甲供材”金額是否含在招投標價中一起對外招標,招標環節中存在兩種“甲供工程”現象:
      1、第一種“甲供工程”現象:是將“甲供材”金額從工程造價中剝離出來,直接將不含“甲供材”金額的招投標價對外進行公開招標或協議招標。例如,一項1000萬元工程造價的項目,假設“甲供材”金額為200萬元,則發包方或業主直接將不含200萬元“甲供材”金額的800萬元對外進行招標。
      2、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是將含“甲供材”金額的招投標價對外進行公開招標或協議招標。例如上一項1000萬元工程造價的項目,假設“甲供材”金額為200萬元,則發包方或業主直接將含200萬元“甲供材”金額的1000萬元對外進行招標。
      (二)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的工程結算的稅務稽查
      1、“甲供工程”的工程結算法
      在以上兩種“甲供工程”現象中,第一種“甲供工程”現象只存在國家重大建設工程領域中。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是普遍存在的現象。這兩種“甲供工程”現象在工程結算環節中,由于第一種“甲供工程”現象中的施工企業與發包方或甲方進行工程結算時,采用的“差額結算法”,即結算價中不含“甲供材”金額,施工企業按照不含“甲供材”金額向發包方開具發票,向發包方收取不含“甲供材”金額的工程款計入收入。發包方和施工企業雙方不存在稅收風險。但是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在工程結算環節,根據“甲供材”業務中的“甲供材”金額是否計入工程結算價中,存在兩種結算法:“總額結算法”和“差額結算法”。    
      2、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的“總額結算法”和“差額結算法”的涉稅分析
      所謂的“總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計入工程結算價中的一種結算方法;所謂的“差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不計入工程結算法中的一種結算方法。兩者的涉稅分析分析如下:
      (1) “總額結算法”的稅收風險
       在總額結算法下,對于發包方和施工方都存在一定的稅收風險。
      ①對于發包方的稅收風險
      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的“總額結算法”有以下特征:一是發包方發出“甲供材”給施工企業使用時,財務上在“預付賬款”科目核算,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在“預收賬款”科目核算。二是甲方或發包方購買的“甲供材”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或結算價。三是根據結算價必須等于發票價(發票上的不含增值稅銷售額和增值稅銷項稅額的總和)的原理,建筑企業必須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的結算額向發包方開具增稅發票。
      基于以上特征,在第二種“甲供材”現象的“總額結算法”下,施工企業開給發包方的增值稅發票中含有的“甲供材”金額,發包方享受了9%(一般計稅項目)或3%(簡易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進項稅額。同時由于“甲供材”是發包方自行向供應商采購的材料而從供應商獲得了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又享受了13%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換句話稅,發包方就“甲供材”成本享受兩次抵扣增值稅進項稅和兩次抵扣企業所得稅(如發包方式房地產企業,則房地產企業就“甲供材”成本含享受兩次抵扣土地增值稅)。這顯然是重復多做成本,騙取國家稅款的行為。如果被稅務稽查發現,則發包方肯定要轉出多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額,補交企業所得稅并接受罰款和滯納金的行政處罰。
      如果發包方要規避以上分析的稅收風險,則必須就“甲供材”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而且發包方不可以按照平價進來平價出,必須按照“甲供材采購價×(1+10%)的計征增值稅的依據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但是在實踐操作過程中,由于發包方沒有銷售材料的經營范圍,根本開不出銷售材料的增值稅發票給施工企業。也就是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發包方將“甲供材”視同銷售,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是行不通的,即使行得通,發包方采購進來的“甲供材”享受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額,被視同銷售產生的增值稅銷項稅額抵消了,沒有實際意義。
      ②對于施工企業的稅收風險
      基于第二種“甲供材”現象的“總額結算法”的特征,施工企業沒有“甲供材”的成本發票(因“甲供材”成本發票在發包方進行成本核算進了成本),從而施工企業就“甲供材”無法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純粹要申報繳納9%(一般計稅項目)或3%(簡易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銷項稅額。同時由于無“甲供材”的成本發票,只有領用“甲供材”的領料清單,在企業所得稅前能否抵扣?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八條的規定,“甲供材”是施工企業實際發生的與施工企業收入直接相關的成本支出,是完全可以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
      但是不少地方稅務執法人員依據“唯發票論”,沒有發票就不可以在企業所得稅前進行扣除,由于施工企業與稅務執法人員溝通成本的問題從而不少施工企業憑“甲供材”的領料清單沒有享受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稅收政策紅利。因此,第二種“甲供材”現象的工程結算絕對不能采用“總額結算法”。
      2)差額結算法的涉稅分析
       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的差額結算法具有以下特征:
      ①是指甲方或發包方購買的“甲供材”部分不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和結算價;
      ②施工企業按照不含“甲供材”的工程結算額向甲方開具增值稅發票;
      ③甲方發出材料給施工企業使用時,財務上在“在建工程”(發包方為非房地產企業)科目核算或“開發成本——材料費用”(發包方為房地產企業)科目核算,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不進行賬務處理。
      基于以上特征,發包方沒有多抵扣稅金,施工方也沒有多繳納稅金的風險。
        3)分析結論
      綜合以上兩種工程結算方法的涉稅分析,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的工程結算絕對不能采用“總額結算法”,應采用“差額結算法”。
      (三)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少繳納稅的操作流程
      實踐中的第二種“甲供工程”現象,許多房地產企業與建筑施工企業都會將“甲供材”金額含在合同價里簽訂“甲供材”合同,具體的導致房地產企業重復扣除“甲供材”成本少繳納稅的操作流程如下:
      第一步,房地產企業與建筑施工企業簽訂建筑總承包合同時,在合同中的“合同價款”條款中,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簽訂合同價;
      第二步,在工程決算時,房地產企業要求與建筑企業按照含“甲供材”金額進行決算,即在最后的工程決算價中含有“甲供材”金額;
      第三步,建筑企業按照含“甲供材”金額向房地產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建筑企業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情況下);
      第四步,房地產企業收到建筑施工企業開具的含“甲供材”金額的增值稅發票入“開發成本”科目;
      第五步:房地產企業向材料供應商購買的“甲供材”,獲得材料供應商開具的材料增值稅發票入“開發成本”科目;
      第六步,房地產企業就“甲供材”金額的成本發票,享受兩次低扣增值稅進項稅額,兩次抵扣企業所得稅,兩次抵扣土地增值稅并加計30%扣除。
      通過以上六步驟,房地產企業“甲供材”在清算土地增值稅時,多扣除開發成本“甲供材”成本×(1+30%),致使房地產企業少繳納土地增值稅。發包方或房地產企業重復扣除“甲供材”成本,從而少繳納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

      案例分析

      1)案情介紹

      甲房地產企業2017年與乙施工企業簽訂一份“甲供材”建筑施工合同,合同中的“合同價款”條款約定:不含增值稅的合同金額為1000萬元(含甲房地產企業購買提供給乙施工企業施工領用的材料,具體領用的材料以雙方最后簽字確認的結算金額為準),增值稅金額為110萬元。合同約定:乙施工企業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房地產企業開具11%的增值稅發票。2018年,工程竣工,甲乙雙方簽字確認的“甲供材”金額為200萬元,甲房地產企業與乙施工企業決算價為1110萬元,乙施工企業向甲房地產企業開具增值稅稅率為11%,不含增值稅金額為1000萬元,增值稅金額為110萬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甲房地產企業向乙施工企業支付工程結算款1110萬元整!另外,甲房地產企業向丙材料供應商采購材料200萬元(不含增值稅金額),材料供應商給甲房地產企業開具17%的增值稅進項發票,甲房地產企業財務上進“開發成本”科目的成本金額是1200萬元(不含增值稅金額)。請分析甲房地產土地增值稅清算中的稅收風險!及應對策略!

      (2)含“甲供材”金額簽合同工程結算的涉稅風險分析
      ①含“甲供材”金額簽訂合同的工程結算方法:總額法和差額法。
      對于“甲供材”業務中的“甲供材”金額是否計入工程結算價中,存在兩種結算法:“總額結算法”和“差額結算法”。所謂的“總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計入工程結算價中的一種結算方法;所謂的“差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不計入工程結算價中的一種結算方法。實踐結算中,基于規避稅收風險的考慮,應選擇差額結算法,不能采用總額結算法,但是,工程結算實踐中,房地產企業都選擇“總額結算法”。
      ②選擇總額結算法的稅收風險分析
      第一,發包方房地產企業存在的稅收風險
      選擇“總額結算法”有以下特征:一是發包方發出“甲供材”給施工企業使用時,財務上在“預付賬款”科目核算,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在“預收賬款”科目核算。二是甲方或發包方購買的“甲供材”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或結算價。三是根據結算價必須等于發票價(發票上的不含增值稅銷售額和增值稅銷項稅額的總和)的原理,建筑企業必須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的結算額向發包方開具增值稅發票。
      基于以上特征,在“總額結算法”下,本案例中的施工企業開給房地產企業的增值稅發票1000萬元(不含增值稅)中含有的“甲供材”200萬元(不含增值稅)金額,房地產企業享受了抵扣11%(一般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進項稅額。同時由于“甲供材”是房地產企業自行向供應商采購的材料而從供應商獲得了17%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0萬元(不含增值稅),又享受了抵扣17%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換句話稅,房地產企業就“甲供材”成本200萬元,享受兩次抵扣增值稅進項稅,兩次抵扣企業所得稅,兩次抵扣土地增值稅并加計30%的扣除。這顯然是重復多做成本,騙取國家稅款的行為。
      如果房地產企業要規避以上分析的稅收風險,則必須就“甲供材”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而且發包方不可以按照平價進來平價出,必須按照“甲供材不含增值稅金額的采購價200萬元×(1+10%),作為計征增值稅的依據向施工企業開具17%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但是在實踐操作過程中,由于房地產企業沒有銷售材料的經營范圍,根本開不出銷售材料的增值稅發票給施工企業。也就是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房地產企業將“甲供材”視同銷售,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是行不通的,即使行得通,房地產企業采購進來的“甲供材”享受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額,被視同銷售產生的增值稅銷項稅額抵消了,沒有實際意義。
      第二,施工企業存在的稅收風險
      在“總額結算法”下,本案例中的施工企業乙沒有“甲供材”200萬元(不含增值稅)的成本發票(因“甲供材”成本發票200萬元在房地產企業進行成本核算進了“開發成本”),從而施工企業乙就“甲供材”無法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純粹要申報繳納11%(一般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銷項稅額。同時由于無“甲供材”200萬元(不含增值稅)的成本發票,只有領用“甲供材”的領料清單,在企業所得稅前能否抵扣?依據《企業所得稅法》第八條的規定,“甲供材”是施工企業實際發生的與施工企業收入直接相關的成本支出,是完全可以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
      但是不少地方稅務執法人員依據“唯發票論”,沒有發票就不可以在企業所得稅前進行扣除,由于施工企業與稅務執法人員溝通成本的問題從而導致不少施工企業僅憑“甲供材”的領料清單憑證無法享受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稅收政策紅利。
      第三,施工企業與房地產開發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風險
      房地產開發企業實際上只支付了800萬元工程款及110萬元增值稅給施工企業,或者支付1000萬工程款,其中200萬回流。發票開具的工程款為1000萬元,其中200萬元為虛開金額,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涉稅犯罪風險。
      (3)含“甲供材”金額簽合同無稅收風險的工程結算法:“差額結算法”。
      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簽合同的“甲供工程”現象的“差額結算法”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甲房地產企業購買的“甲供材”200萬元(不含增值稅)不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和結算價;
      第二,施工企業乙按照不含“甲供材”的工程結算額800萬元(不含增值稅)向甲房地產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
      第三,甲房地產企業發出材料給施工企業使用時,財務上在“開發成本——材料費用”,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不進行賬務處理。
      基于以上特征,房地產企業憑借施工企業開具的800萬元(不含增值稅)以及材料供應商開具的200萬元(不含增值稅)進“開發成本”,分別享受抵扣11%和17%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沒有多抵扣稅金,施工方也沒有多繳納稅金的風險,而且施工企業與房地產企業也沒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風險。
      (4)分析結論
      通過以上案例分析,在含“甲供材”金額簽訂合同的情況下,施工企業與房地產企業在工程結算時絕對不能采用“總額結算法”,應該采用“差額法結算”法。稅務機關在稅務稽查過程中要重點稽查房地產企業“甲供材”業務中重復扣除“甲供材”成本少繳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土地增值稅問題。
      Copyright © 2008 臨沂國信稅務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沂蒙路與長沙路交匯北冠蒙大廈4樓 郵編:276000
      電話:0539-3129777、7975665 傳真:0539-3128777 E-mail:1603635580@qq.com
      魯ICP備09024949號-1
      香蕉app污最新_港三级台湾三级在线播放_欧美日韩国产色综合一_日本黑人乱偷人妻中文字幕